倾听他们的故事

  • 2021年4月7日
  • 未分类
  • 0 Comments

 

◇孙博 李菁莹

在中原油田这片热土上,一股力量强劲的“后浪”正在奔涌。这是一群充满朝气和青春力量、面容略显青涩的大学毕业生,他们正慢慢融入油田这个大家庭。让我们来倾听属于他们的故事。

接过父辈的接力棒 薪火相传石油情

“要说印象最深刻的,一定是爸爸身上那刺鼻的石油味道和工衣上洗不干净的黑色油污。”3月17日,采油气工程服务中心作业五大队员工郭慧娴对笔者说。

郭慧娴是作业五大队党群组组长郭公焱的女儿,2020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作为“油二代”,郭慧娴看着爸爸从晨曦到日暮,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郭慧娴记得,小时候,爸爸每次半夜下班回到家,总是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床边,亲亲她的额头。睡意蒙眬的她能感受到爸爸身上独特的味道,在呢喃中沉沉睡去。

黝黑的皮肤,粗糙的双手,洪亮的嗓门,爽朗的笑声,一身油乎乎的工服,现在,爸爸仍和其他石油人一样,热血沸腾地奋战在生产一线,保留着作业人独特的味道。

“雪后井场一片泥泞,工鞋陷在泥巴里,迈步都困难。”忆及初上井场那天的情景,郭慧娴仍有些失神。

看着值班房地板上杂乱无章的脚印,还有孤单的长条椅,她将物品摆放整齐,她想给师傅们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

“你瘦了,也黑了。”见到同样是“油二代”的杨训展时,发现他年轻的脸庞上已留下劳顿疲惫的烙印,郭慧娴说。

“累。但是我不说累。”杨训展说。

“难以割舍的石油情怀,就由我们来继续守护、传承吧!”看着昔日的同学,郭慧娴紧紧握住他的手,用最坚定的方式宣告。

这些年轻的“油二代”,已经接过薪火相传的接力棒,必将肩负起使油田焕发新生机的重任,助推中原油田继续风雨兼程,高歌猛进。

千里之外的呼唤 逾山越海石油梦

初见2020年毕业于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李兆敏,是在一个乍暖还寒的初春的傍晚。她皎洁的面庞上嵌着一双引人注目的丹凤眼,笑容像极了家乡山坡上的那一朵朵大丽花,恬静,明媚。

“我来自内蒙古赤峰。那是一个拥有蓝天白云、一望无际草海、成群牛羊,胜似仙境的地方。”李兆敏将笔者迎进宿舍,端上草莓请笔者品尝。

“其实我到这里工作,别的都还好,就是想家。我是独生女,濮阳离我们那里有1000多公里,回去一趟很不容易。每次想爸爸妈妈,我都会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

说到这里,李兆敏停住话头。

“我能理解你。小时候看着表姐在外地上大学,年幼的我萌生了去外地闯一闯的想法。当我来到油田后,发现现实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这里有无数的磕头机,有井架,有红色的传承。”同样来自异省的大学毕业生刘鑫文说。

“还好。之前我对石油工人的工作所知甚少,不外乎偏远的乡镇、孤寂的小路、单调的工作。自从观看了电影《天边加油站》,看到王重庆丢下妻儿,背起行囊,在人烟稀少地区的加油站守护了二十多年,为石油奉献了大半辈子,我突然顿悟了。”说到这里,李兆敏扬起嘴角。

“我是一名党员,哪里需要我哪里就是我的家。我一定会扎根油田,做一名不怕吃苦、勇于开拓的石油人。”她接着说道。

我坐在她的对面,静静地倾听。她弯起眼睑,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她的话语很朴实,但里面有黑色的石油,有白色的井架,有星辰,有爱,有梦想。

千里之外的呼唤,使这些年轻的新鲜血液汇聚于油田,将老一代石油人的光荣传统继承下去,将青春之花绽放于“黑金”之上。

点亮梦想的地方 砥砺奋进石油魂

“1315公里,152天,3648小时,218880分钟,13132800秒,这就是我们之间的故事。”年满28周岁、2020年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闫晓峰谈到和女友的恋情时,这么说。

“这么久没见了怎么可能不想她呢。”提到女朋友,这个粗线条的男孩子语气柔和了许多。聚少离多是他们的感情节奏,牵挂思念是他们生活的常态。

“两个人相互辉映,光芒胜过夜晚繁星。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哼唱着俩人最喜欢的歌曲,闫晓峰举起手机拍摄了一张井场夕阳西下的照片,发给远在大连的女友。

“中原油田东濮老区已进入新的发展时期,我愿扎根油田沃土,从基层工作中找寻灵感,争取早日攻克科研难题。”每当朋友们问起为什么放弃大城市优越的条件而就职于中原油田这个问题时,闫晓峰总是这样回答。

“我们相恋四年了,计划明年结婚。”他说。得到女友父母对他们感情的祝福,是最好的赞许。

天边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太阳坠下地平线,充实的井场工作也进入收尾阶段。闫晓峰熟练地收拾工具,神情笃定而果决。他心中梦想的光芒熠熠闪耀,照亮前方,引导着他砥砺奋进。

正是一代又一代的石油人印证着石油精神、延续着石油精神,才使油田不断发展。石油精神,弥漫在一代代石油人的心头,将世代相传,生生不息。(题图/陈建华)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